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边泉水 > 5-5.5%是一个容易实现的增长目标吗?——两会之前关注的六大问题

5-5.5%是一个容易实现的增长目标吗?——两会之前关注的六大问题

5—5.5%的增速容易实现吗?从3Q21开始,在“供给冲击、需求收缩、预期转弱”三重压力下,中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骤升。4Q21对供给约束政策进行了调整,但需求端消费依旧疲软,房地产尚未触底,基建仍旧低迷;生产侧工业生产逐渐修复,但建筑业受制于地产和基建低迷,第三产业更是与疫情前存在较大差距。今年一季度仍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全年消费与第三产业的修复决定经济增长的上限,实现5%的增长问题不大,但5.5%非常艰巨。

货币政策充当了急先锋,但单靠货币政策能够实现稳增长的目标吗?每轮宽信用都是由宽货币启动,但宽信用的最终实现需要疏通信用传输渠道,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,进而激发实体经济主体的融资愿意,才能最终完成信用扩张,完成从货币到实体的循环。今年货币政策的难题是,如何从宽货币走向宽信用,除了货币政策外,仍需要积极的财政和适当的监管政策调整加以配合。

如何平衡长期转型定力与短期稳增长?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将目光聚焦到短期的稳增长目标上,政策需要在多重目标下寻求平衡之道,政策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防止冲突、互相协调。需要平衡的政策主要分为三大类,分别是房地产政策、防范金融风险政策和行业转型政策。预计房地产政策在房住不炒主线下明显调整,行业政策进行纠偏,但隐性债务监管依旧严格。

稳增长靠基建还是消费?2022年以来,稳增长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基建。基建受政策影响大,起效快,是托底经济的重要途径,但基建占比并不高,传统基建空间逐步收缩,新基建体量有限。在基建打前哨后,扩大内需的后半程仍然需要消费进行接力,预计两会后可能出台促进消费的政策。

美国货币政策明显收紧对我国政策有无影响?在美国高通胀和中国稳增长的情况下,中美货币政策再度迎来了分化。在2014-2016年和2018-2019年,中美也分别出现了货币政策背道而驰,期间伴随着中美利差收窄和人民币贬值。在本次分化周期中,这两个指标均能够支撑我国货币政策“以我为主”,因此美联储加息加速对我国货币政策形成一定掣肘,但不改“以我为主”的大基调。

疫情防控政策会否调整?随着加强针接种率上升,新冠特效药上市,疫情的冲击有望进一步减轻。在这种情况下,虽然我国不可能全面开放,但疫情防控政策可能会边际调整。2月18日国家发改委等14个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》已经提到要精准防控,因此若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,非重点城市和行业疫情防控政策也可能会随之调整,有利于下半年经济增长的恢复。



推荐 0